•  

    看着头发上长长短短的分叉,我无聊地问起,上课剪头发分叉,是不是太不尊重人?

    玩着植物大战僵尸的室友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还好,

    然后,她活动了下脖子,补充说,总比上课睡觉、剪指甲、大声聊天好吧

    哦,如果从发出声响与否来判断的话,那剪分叉确实很无害

    当然,如果睡觉不打呼或说梦话,应该也没什么招人烦的

    再追思下去,上课剪分叉也是尊重主讲人的行为吧

    不然头发打结、双眉紧皱的,那副不解的表情才真的伤人

    何况剪分叉的时候,虽然你的眼睛、手和头发都在忙,但至少你还留了耳朵给他们

    不过,又是为什么没有人在教室、会议室、办公室剪分叉,却有这么多人做着上述那些恼人事呢

     

  • 早上醒来,窗外是一片昏暗阴沉的景象,就知道今天要下雪了

    如果没有到北方来,对我这种生于南国长于南国的人而言,雪还是一个稀奇的名词吧

    在冬日的北方,被雪花的轻盈,积雪的洁白感动过,

    也曾被寒风的凛冽、雪痕的肮脏和冰面的湿滑弄得狼狈不堪

    终于,对这个事物熟悉了,没有期待了

    不过是气象学家口中的降水嘛,我对自己说,就像日出日落,那么稀松平常啊

    但为什么呢?每次飘雪,我却依然不能自控地守在窗台,一言不发地看着雪花从天而降。

    大概因为它们都静谧不语,我也闭上了那张疲惫的嘴巴。我们都说太多了,不是吗?

    其实何止人类,大自然里乱七八糟的声音也很多,看看那些吵闹的气象现象们吧

    雷电轰鸣,小雨滴答,冰雹噼啪作响,还有霜冻都要在折断时发出咔嚓声响

    只有雪花是不说话的。是不是太可怜了?

    于是,公平的上天让它们拥有了更精致的形态。据说,世上没有两片形状完全一样的雪花

    但是在远远观望的你,甚至看不清那些六角小家伙们不一样的脸庞,你只是注意到它们飞舞的姿态

    有时,它们密集地飞坠而下,那么急促,似乎一点都不留恋天空,和人类梦寐以求的飞翔能力

    有时,它们化身白色小圆点,却因为太小太轻,被风刮得到处乱跑,长久地在空中盘旋打转,

    倒像天气阴霾时,一阵狂风刮起沙土,粉尘飞扬的景象

    又有时,它们大片大片萦绕在你眼前,不紧不慢,似乎不想退场的样子,

    你肯定也见过这种情景,就像从羽绒服里飞出来的一片羽毛,轻飘飘地在空中游荡那样,哈哈

    就这样,我看着窗外的景象,放空着。

    突然朋友敲来信息,又下雪啦?快拍些照片给我看看吧

    呃...我要怎么拍呢?除非你能给我这样的底片:

    一个安静的下午,一段闲逸的时光,一份放松的心情



  • “那你还想怎样?”

    说这句话的人是在引导“你”思考自己的真心所想,还是在忖度“你”的贪婪?

    即使说话人主观上想挑衅,客观上也给了你一次探索内心的机会

    在简单的数据罗列后,有些人给你的行为定性——“看吧,这就是贪得无厌”

    但这一次你很清楚,做出以上评价的...

  • 虎年大吉!

    对我而言,经过了除夕、初一、初二后,春节就过去一半了。

    闹哄哄的大聚餐、亲戚问话环节,响个不停的电话,为写信息而疲劳不堪的手指们,基本都告一段落了。

    不过说真的,有些人很久不联系了,突然看到短信,哪怕只有简短的一两句,还是觉得很感动的。

    看来一年一次的出镜率还是要保证的,钱就让移动赚去吧,撑不死他们的。

    至于聚餐呢,亲戚标准问话内容,我都能应答自如了,只要脸皮足够厚,没什么熬不过去的。

    总之,春节中程序式的流程已经走完,假期最美好的部分就要开始了,我满心期待。

  • 这里好像荒废得很严重。

    尽管大巴重开后,还曾信誓旦旦地说,之后会好好经营这里。可是随着挤压的事情增多,倾诉变得加倍困难,也许要有写长篇小说的准备才能交代清楚。偏偏本人来自不耐烦星球,并且常常高估自己一心多用的能力。每次编辑日志,心神都花花绿绿的网络世界吸走。而09年总结也是在这样的情景下一次次地流产的。

    沉默在不断强化中变得合理。

    可悲的是,这也是我的真实人生。最近的日子嘛,不是跟最最熟悉的朋友话痨般聊天,便是可怕的沉默。不想一次又一次反复交代自己的杯具,只好跟明白来龙去脉的人往来;不想回应大家关切的追问,只好隐匿在单向收讯的角落。那些满载关爱的理性敦促,让我无限接近窒息。

    在当了二十几年的幸运儿后,我首次感到了真正的压力。而可怕的是,这仅仅是个开始。

  • Happy 2010

    希望2010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贫困

    请让世界都充满爱。

    新年快乐

  • 五月天DNA创造演唱会

    昨天五月天在广州的演唱会,其实就是一如既往他们live的风格,场子很热,观众很投入

    新体育馆这么大的场子都基本上坐满满的,可惜就是离他们远了许多

    真怀念校园演唱会那种小规模但照样high翻天的感觉

    真佩服他们岁月徙增,心态还是这么年轻啊,写的歌词永远都只是给年轻人的

    不知道他们的曲风有否考虑转型一下下,不然,怎么赶得上容颜衰老的速度?

    anyway,现场的热血青年们,还是相当投入滴

    我每次都怀疑是不是根本不需要阿信去唱,怎么每首歌我都只听到全场观众的声音?

    说得好像有点消极了,其实我还是颇感动的,尤其是以下三首歌的时间:

    人生海海,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天天想你

  • 2009-11-09

    心酸 - [乐音魅影]

    走不完的长巷 原来也就那么长
    跑不完的操场 原来小成这样
    时间的伤 翻云覆雨了什么 从我手中 夺走了什么
    闭上眼看 十六岁的夕阳 美得像我们一样
    边走边唱 天真浪漫勇敢 以为能走到远方
    我们曾相爱 想到就心酸

    人潮拍打上岸 一拨拨欢快的浪
    校门口老地方 我是等候堤防
    牵你的手 人群里慢慢走 我们手中 曾有全宇宙
    闭上眼看 最后那颗夕阳 美得像一个遗憾
    挥霍哀伤 青春兵荒马乱 我们潦草地离散
    明明爱啊 却不懂怎么办让爱强忍不折断
    为何生命 不准等人成长 就可以锈成过往
    我曾拥有你 真叫我心酸